首页
机构
新闻
公开
互动
服务
数据
市州

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媒体报道

中国社会报:提高监护意识 多方协同努力 共同守护好农村留守儿童的明天
时间:2018-06-04 09:24     
打印 字体:

  本报记者  王恩艳 

  “妈,我在老家挺好的,你好好的,不用担心。”当中建二局信号工吴秀梅在大屏幕上看到远在家乡的一对儿女、听到他们的声音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不久前,发生在“百场宣讲进工地”活动现场的这一幕,只是许多在外务工人员一年只回家一次,跟孩子沟通只能靠微信、电话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父母双方外出务工或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无法与父母正常共同生活的不满十六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群体备受社会关注。由此引发的问题也一直牵动着政府、家庭、学校和社区等社会各方的心。日前,记者对相关从业者、专家进行采访,请他们对如何引导父母更好地履行监护责任、守护好农村留守儿童问题进行了探讨。

  “不要忘了身为父母的监护责任”

  一对父母从云南到浙江打工,每天只知道辛苦工作,为了以后能跟孩子讲“爸妈能帮你修房子、娶媳妇、买车”。然而平时和孩子见面很少,沟通也不多。孩子后来辍学,整天在社会上与一帮人混游戏厅、打架。2016年,15岁的孩子与人打群架时被打死,事发时母亲甚至不知道儿子的电话号码。

  “这个案件其实是在提醒在外务工的父母,不要忘了家乡的孩子,不要忘了身为父母的监护职责。”青少年法律援助和儿童保护专家、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佟丽华说。

  “在现实中,留守儿童父母普遍存在家庭监护意识有待提高的问题。”更为严重的是,“父母与留守儿童之间缺乏沟通交流,容易成为‘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面孔是熟悉的,但情感是陌生的,彼此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情感上是疏远的。”多位采访对象向记者表示。

  研究表明,父母监护不力会导致孩子出现各种安全问题和心理行为问题。“对一个孩子来说,在成长过程中,如果不能常和父母见面,电话联系不多,甚至沟通质量差,对他的学习、生活和心理都会产生严重的影响。”北京读心俱乐部创始人、北京“上学路上”公益促进中心心理顾问张慧介绍。

  留守儿童缺乏父母的关心爱护,易发生溺水等意外事故,受到人身伤害,养成各种不良习惯甚至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每年有近5万名儿童死于意外伤害,其中大部分是留守儿童。留守儿童犯罪率一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且有逐年上升的趋势。

  外出打工,父母履行监护职责的困境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父母要对孩子的成长和发展承担首要责任。我国法律也具体规定了监护制度,父母要承担监护职责,这主要包括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管理和教育孩子的成长、保护孩子的安全、陪伴和亲情关爱等。”佟丽华向记者介绍。

  父母的陪伴,对孩子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农村留守儿童存在严重的“亲情饥渴”,缺乏安全感和亲情的抚慰、关怀。对此,《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要求,有未成年子女的,父母要想外出打工,必须妥善安置好子女,主要包括三种方式:携带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一方留家照料,不具备条件的应当委托有监护能力的亲属或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

  不论哪种安置方式,国家相关政策都明确要求,外出务工人员要与留守未成年子女常联系、多见面,及时了解掌握他们的生活、学习和心理状况,给予更多亲情关爱。

  然而,尽管多数父母在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务工,却普遍存在监护意识薄弱、家庭教育缺位的现象,对于在乡子女的教育问题,认为上学可以顺其自然,“上得好就上,上不好就不上。”

  “一方面,家庭的贫困使父母不得不到城市务工,孩子成了留守儿童;另一方面,由于城乡二元结构等社会因素,许多务工人员没有办法、没有能力带着孩子一起走进城市。”对此,湖北省当阳市玉泉办事处民政办公室刘慧慧呼吁,农村留守儿童监护不力、教育缺失现状亟待改善。

  呼吁父母角色的回归,强化法定监护意识

  父母的主体监护意识不能缺失。多位采访对象特别强调了父母的责任,父母外出务工前一定要将务工地点、联系方式和委托监护等基本信息告知村(社区)和子女就读学校。父母要有对子女进行全方位教育的意识,不能一味以物质补偿的方式来表达对孩子的爱。

  “亲戚家三岁多的孩子,向我炫耀他母亲发来的《桔妈讲故事》音频,孩子很激动、很自豪。这是远在异乡的母亲依靠互联网给孩子讲睡前故事,与孩子进行沟通交流。所以说关键要有这份心,要承担这份责任。”人们现在都有手机,都用互联网,这些工具不仅是用来玩游戏、看新闻资料的,更应该是用来沟通交流的。佟丽华建议父母作为监护人,平时要多看、多学习网上有关提高家庭教育水平的文章。

  刘慧慧表示,一方面有关部门应加强政策宣传,扭转监护人的思想观念。着重引导家长充分认识留守儿童问题的严重性,强化其家庭监护意识。另一方面,社会组织要参与对家长和监护人的教育培训,提高其监护能力,掌握科学的教养方法,为农村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创造条件。

    这需要政府、学校、教育部门及社会统一认识,积极配合,协同努力。刘慧慧建议,由政府部门牵头,联合群众性组织,共同构建农村社会化留守儿童监护教育体系。比如,有针对性地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专项行动,加强和完善农村社区教育功能。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郭文圣建议,在有条件的地方建立社区帮扶中心,帮助解决实际问题。对生活较困难和问题突出的农村留守儿童实施“一对一”关怀。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刘锦章在北京“百场宣讲进工地”活动现场介绍说,中建二局8年来每年都请部分留守儿童暑假来工地与父母团聚,也是在为强化农民工的家庭责任意识努力,让数万农民工从中受益。

  通过《外出打工者与留守儿童调查问卷》,“上学路上”公益组织了解了工友们和孩子的沟通情况,认为外出务工父母要提高与孩子的联系频率,进一步增强亲情沟通的质量。张慧介绍,她们对工友们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宣传。

  自2016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发布以来,民政部等8部委开展“合力监护、相伴成长”关爱保护专项行动,帮助了76万多名无人监护的农村留守儿童落实委托监护责任人。据了解,由民政部牵头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在全国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活动已是第三年,“百场宣讲进工地”活动是首次走进以外出务工人员为主的建筑企业。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编写了有关政策材料,现场向务工人员分发。活动将继续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巡回宣讲,把政策和关爱送到外出务工人员身边,让农村留守儿童走进亲情的绿洲,在同一片蓝天下茁壮成长。

  这需要政府、学校、教育及社会统一认识,积极配合,协同努力。刘慧慧建议,由政府部门牵头,联合群众性组织,共同构建农村社会化的留守儿童监护教育体系。比如,有针对性地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专项行动,加强和完善农村社区教育功能。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郭文圣建议,在有条件的地方建立社区帮扶中心,帮助解决实际问题。对生活较困难和问题突出的留守儿童实施“一对一”关怀。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刘锦章在北京“百场宣讲进工地”活动现场介绍说,中建二局8年来每年请部分留守儿童暑假来工地和父母团聚,也是在为强化农民工的家庭责任意识而努力,使数万农民工受益。

  通过《外出打工者与留守儿童调查问卷》,“上学路上”公益组织了解了工友们和孩子的沟通情况,认为外出务工父母要提高与孩子的联系频率、进一步增强亲情沟通的质量。张慧介绍,针对于此,她们对工友们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宣传。

  自2016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发布以来,民政部等8部委开展“合力监护、相伴成长”关爱保护专项行动,帮助了76万多名无人监护的农村留守儿童落实委托监护责任人。据了解,由民政部牵头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在全国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活动已是第三年,“百场宣讲进工地”活动是首次走进以外出务工人员为主的建筑企业。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梳理、编写了有关政策材料,现场向务工人员进行分发。活动将继续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巡回宣讲,把政策和关爱送到外出务工人员身边,让农村留守儿童走进亲情的绿洲,在同一片蓝天下茁壮成长。(载于2018年6月4日中国社会报第1版)

关闭
相关链接
湖北民政底部